今天是:

首页> 宁武新闻网> 时政要闻

 

宁武美文:家乡的腊八粥
2020-01-06 11:04   来源:大美忻州 审核人:

俗语说:冬至后十天,阳历过新年。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,新年预示着新的气象,新的目标,新的希望,新的梦想。但是,按照传统节日,真正的“年”还有二十多天才能到来。

今年新年第二天,腊八节也到来了。

今天是腊八节。老百姓说:“腊七腊八,出门冻煞。”这应该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。今年的腊八节却有点意外:阳光明媚,天气晴朗,一点都不冷。

 

 

腊八节也应该是最有念想的季节,更应该是最有韵味的季节。因为腊八粥吃起来永远不腻,是那么香甜可口。而家乡的腊八粥似乎更值得回味。

关于腊八节的由来,腊八粥的来历,这里不多赘述,我只想回忆一下家乡过腊八节的情景,让记忆的丝线延展感情的一端,既可以让同龄人找一下当年的感觉,也可以让年轻一代了解体味一下祖辈父辈们的生活方式和生存情景。

我的家乡是山区里的山区,坡地占了百分之九十九:山大沟深,村庄安在了向阳山坡上,村子对面和后面都是高大巍峨的大山。如今“村村通”有了水泥硬化路,与相邻的静乐县也通了汽车路,在当年可谓是车到山前已无路了。沿着洪河经流的沟谷逆行,一直走到我们的村庄,就只能步行或骑着骡马,沿着羊肠小道,与静乐通行,汽车之类已经没有用武之地,只能停留在村子的河沟里。我们当年经常随母亲来往于姥爷舅舅家,全凭两条腿走路。母亲是小脚,经常是姑舅哥哥们赶着骡马来接。

 

 

我们的村子虽然偏僻, 但我的家乡人在最困难的时期,背井离乡的几乎没有。因为我的家乡土地肥沃,收成不错,在别的地方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,我们的乡邻却可以安然度过饥荒。所以,在我的记忆中,只要有节日,家家户户是必过的,而且过得毫不含糊。

过腊八节也一样。做腊八粥用的佐料,我们村里自产莲豆、扁豆之类,却不产小米。但我们村里盛产莜麦,可以物物交换,用莜面到静乐、原平、忻州交换小米。所以稀缺的小米成了我们倍加珍惜的东西。

腊八节到来的头一天是腊七,这一天是我们小孩子的天下。因为这一天我们放学后要去砍冰人。

在一进村子左面的半坡上,常年流着水却不大(村民叫洇),形不成河流,只能算细流或微流。夏季湿润润的一片,因为没有人去践踏,冬季就形成了白净的冰瀑或冰坡,形状多样,在太阳下熠熠生辉,非常漂亮。

一到腊七这天,全村的小孩子们仿佛接受了统一的命令一般,都背着筐子或担着箩筐,陆陆续续集中到这里(偶尔间杂几个大人),每人占据一个有利地形,手里挥舞着斧头砍起冰来。乒乒乓乓,冰屑四溅;叽叽喳喳,好不热闹。平时寂静的小山坡,一下子红火起来,引得行人驻足观看。有的孩子力气大,四面削开壕沟,撅起一大块冰,足够一个人背,自豪之情溢于言表;同伴们大部分人只砍一小块一小块的冰,放在箩筐里担(或背)回去。有的也不砍冰,只是来凑个热闹,或感受一下现场气氛。有的干脆就在山坡上滑溜溜,惊险刺激;有的胆子小,就在在河沟里玩起冰车来。

砍冰成了小孩子们的专利,回到家里摆放冰人也是小孩子的权利,大人们最多是提醒一句罢了。冰人摆放的位置,有正房的窗台上,偏房的窗台上,牛圈、羊圈门口,菜窖窖盖上,粪堆顶上,杏树的树杈,磨盘上,凡是能想到的地方都会摆放,凡是有创造力或生长力的地方都要摆放。冰人的来历已经搞不明白了,但从冰人摆放的位置,显然是象征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,家丁兴盛,日子红火,万事如意的。

冰人摆放好了,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就如释负重,像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,最后审视一下,在华灯初上的时候,端起了母亲那可口的饭菜,满足地狼吞虎咽起来。

晚上,在如豆的油灯下,母亲在准备腊八粥的佐料了。这时我们会帮助母亲检检莲豆,还会把那几块最大、最好的冰块放到锅里化掉,作为做腊八粥用的水。因为莲豆耐火性强,需要提前浸泡好。如今想来,为什么家乡的腊八粥好吃,也就不难找到答案了。

黎明时分,隐隐约约听到母亲起床了。油灯点起来了,红红的火苗点燃了,风箱响动起来了,锅碗瓢盆响起来了。这时,鸡也叫了,此起彼伏,高低有韵。一会儿又趋于平静,这时已经嗅到了粥的味道。不过我们反而睡意朦胧起来。

等听到父亲和母亲一声接一声吆喝我们起床吃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,此时无需点灯了。我们贪恋热被窝,迟迟不想起床,但是腊八粥的味道实在是诱人,于是赶快起床,准备享用。这时,母亲不忘提醒一句,冰人人还没有吃饭呢。我恍然大悟,端着一个小碗,盛了少许的腊八粥,从正房起,逐个给冰人人喂饭。天气寒冷,腊八粥眨眼就在冰人上僵硬了。白的冰人,红的腊八粥,好像冰人红红的嘴唇,又仿佛冰人在笑,眼睛笑成了眯缝的一线。等到把冰人人喂好了,我才回到屋里,哈哈气,搓搓手,端起那已经盛好的一大碗腊八粥,美美地享用起来。

如今,人们条件好了,什么都不缺了,腊八粥人们叫八宝粥了,其实何止八宝 ,九宝,十宝有的是,多种多样美味的佐料都可以购买,色香味俱全,这在当年是不可能有的。如今的八宝粥好吃,但吃不出当年我们砍冰人、泡冰水做出的腊八粥的味道。也许这是一种怀旧情结,也许这纯属于一种念想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家乡的水好,自己种的豆类好,母亲们做的粥好——那是有温度的粥,那是包涵着全家人其乐融融的粥,在我认为,也就是最好吃的粥。

写于2020年1月2日腊八节

 

作者简介:

 

白玉旺:笔名芦芽松。宁武县怀道乡庙岭村人。宁武县第七、第八、第九届政协委员,宁武县政协办公室兼职副主任,忻州市政协社情民意特邀信息员,忻州市中华文化促进会理事。中学高级教师。高中语文教师。曾在《中国教育报》《山西日报》《德育报》《学习报》《忻州日报》《宁武报》《汾源》以及各种公众号媒体等发表作品。著有二十一万字的长篇小说《洪河梦》和诗歌散文十多万字。

 

编辑:闫凤婷

 

 

 

 

政务动态

行业信息

媒体聚焦

 
主办:中共宁武县委宣传部  
新闻热线:0350-4723987 15835666262
 业务联系:13233502010
邮箱:nwxwwwz@126.com  
版权所有:宁武新闻网
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  
晋ICP备 16000383号
技术支持:忻州日报新媒体中心